我和黄喉鹀

黄喉鹀是近些年来养鸟爱好者中间口碑不错的一种鸟。在我的家乡东北,黄喉鹀以及同其有很近血缘关系的白眉鹀、黄腹鹀以及三道眉草鹀的数量非常庞大。黄喉鹀也是我养鸟逐渐上道时所养的一种鸟。

那时我大学毕业了有六七年的样子。我毕业后就在家乡的小城中学教书,虽然对教书匠的生活谈不上喜欢,但生性怯懦缺乏主见的我还是凭着惯性波澜不惊地龟缩在那所破败的非重点中学,不知不觉间晃经常到了快三十岁。

其实教了差不多十年中学,一直也没有多安分。期间想换工作,夜曾尝试考研及双学位。但是都由于各种原因,后来都放弃了。其实做中学副科教师,又有什么不好?钱虽然不多,但是不累啊,讲过两轮之后基本不用再备课了。有大把时间用于看闲书和发展业余爱好。人总是失去了以后才学会珍惜。我现在的处境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比那时的好,但是其实我还是很怀念那段时光的。有时也会设想要是一直窝在那里,现在会是什么样。

那年我动了考北京一所大学的双学位的念头。要报上名,就得出具教委介绍信。我的社交恐惧症那个时候就已经走有了。除了与人交往时六神无主,去公家办事更是满怀惆怅。于是就拖延。在去教委办事的路上,竟然先跑去逛了新华书店。无意间拿起了一本养鸟书。立刻就被吸引了。

 

 

 

发表评论